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们在春去秋来中失去了联络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31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我们在春去秋来中失去了联络

她,是我的发小,一个极其恋家的巨蟹座女生,如今嫁作人妇,有一个四岁的儿子,老公是一名理发师,有自己的店面,生活算得上小康。

她曾说,不喜欢被安排相亲,当时我们二十出头,坐在大学宿舍楼天台的石凳上,嘴里啃着盐水泡过的菠萝,一说话唾沫星子乱飞。那时的我们对未来还没什么概念,脑子里明确的也不过是三天后的测评或五天后的八百米。听她讲过她的妈妈,是个传统(封建)且爱面子的女主人,认为女孩子再会读书也是要嫁人的,与其在毕业前努力争取个不稳定的工作机会,还不如先争取嫁个好男人,就像谁家的大表姐、谁谁家的大表姑,说也没见她们读与18日相比上涨0.15元/羽;书的时候多用功现在一样的穿金戴银。

她趴在石台上愁眉苦脸的看着我,我接过她手里啃了一半的菠萝继续吃,笑着安慰她,还好是相亲不是和亲。

那个年龄的女孩,大多向往纯粹美好的爱情吧。

毕业后,我们各自忙着实习、工作,默契的通过邮箱留言告诉彼此的现状,有时三天才会收到她的回复,有时五天也才看到她的留言。其实那时聊天软件或通话已经很普及,但我们真的很少主动找对方去聊,慢慢也就成了习惯。

一次周末回家,碰巧她也在,我们便骑着电车去北大河看人垂钓,其实这也只是个说辞,那时的我们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却不希望有别人知道,尤其是爸妈,青春期的我们总是怪异的觉得他们会竖着第三只耳朵偷听。

听说你恋爱了她轻挑着眉毛看着我。

我惊讶着回她个挑眉,我惊讶的不是她知道这件事,因为对喜欢的人或物我是从不隐藏的,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开场就聊这个话题。以前,她总会抓起我的手夸张的说,来让姐瞅瞅你的爪有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我会嫌弃地甩开她,愤愤地说,我又不是猫,我的工作又不是抓老鼠。我们会滔滔不绝的聊上一个下午,直到日落了,撕拉乱拽的邀请对方到自己家里吃饭,最后谁也扯不过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妈又,唉她的一声叹气结束了这个话题,我把刚要拿给她看的男朋友照片丢回了包里,那时就意识到,有眼力劲是很重要的。有时我想,如果当时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结果会怎样呢?

她说,如果你是男生,我就考虑你了。

我说,如果我是男生,还怎么交男朋友啊。

那个下午我们的话很少,破天荒的看着河边的老大爷钓了一下午的鱼。分别前,我们没有拉对方去自家吃饭,没有约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也没有夸张的抱着对方不撒手,我不确定,那时的我们是不是已经疏离了。

后来的我们好像更忙了,没有时间见面,连邮便萌生了人定胜天。实际在发展中箱的留言都忘记回了。

接到她时,我很惊讶,但很开心。

她说,要结婚了。

我说,哦。

挂了才恍惚的想,是不是应该说句恭喜啊祝福啊什么的。

婚礼那天,我们去了好几个同学,围在一张桌子上聊得欢畅,看着她穿着婚纱款款走近,我拉着旁边的一位同学快步走上前,摸摸她的头纱,扯扯她的裙摆,啧啧地夸你今天真漂亮,像个新娘子!,旁边的同学拽了我一下,说她今天就是新娘子!我尴尬的收回了手,切记,嘴笨的人少开口。

她结婚的前几天我刚失恋,但她的婚讯让我高兴了好几天,在她被新郎牵着手走向红毯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又失恋一次。

现在的我们有时三五个月不联系,有时忙完一天的事在夜里闲聊两句,只不过聊天的话题已不再是我们,而变成她和她的他,我和我的他,或我们的儿子,我称呼她的儿子为大儿子,她称呼我的儿子为小儿子。

我们在各自的生活中摸索着成长,就像年少的我们曾捧着习题册冥思苦想,认真且执着。或许我们的轨迹越走越疏离,也或许未来的某一天偶然会碰见。感谢那些年的我和你,简单开心的在一起,无关爱情,不谈友情,处处深情。

乌兰察布看白癜风去哪里
什么是老年性阴道炎
呼伦贝尔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兵王狂少第十一章都是误会节能

下一篇:罗家英写博客力挺汪明荃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