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我的贴身女巫第两百零四章巡视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30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我的贴身女巫 第两百零四章 巡视

南境,雪莱家族中。

时间已至正午,西蒙依旧在床上躺着,诺雅还没有醒,正静静的趴在他身上不放手,他这也不好把人推开,只能继续享受着美人在怀的感觉。

今天他正好也没什么事,等下起床了就陪着诺雅浪漫一把,只是该怎么让浪漫中透露着惊喜,他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毕竟诺雅心中想要的,他大概能够知道一二,虽然他不可能把心思都放在诺雅的身上,但抽出这么一天陪陪她还是可以的。

“你新增北京-西安航线就不打算说些什么么?”

诺雅突然开口道。

“你想要听承诺?”西蒙摸着对方柔顺的长发,直接问道。他不喜欢随意承诺,也许是“以前”做骑士做久了吧,习惯也不是一时想改就能够改过来的。

“你在给人承诺之前,都会多余的问一下么?”

诺雅扬起下巴,看向了近在咫尺的西蒙,眼神中微微透露着不满。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对你的承诺,一定言出必行,所以我需要知道你想要什么。”

西蒙认真的道,他是真的不想猜测无邪的贵族小姐此时此刻的心中正在想些什么,猜对了理所应当。

猜错了,那可就……

“哼。”

诺雅动了动身体,换了个姿势,趴在了西蒙的另一边,瞬间感觉舒服多了。

“你连我要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这么把我睡了,你要赔偿我。”

“嗯,你说,我听着。”

西蒙活动了一下脖子,他的左半边身体都被诺雅压的有点麻麻的,大半夜加半天的时间都保持着一个姿势,足以让气血不足的他身体微微僵硬。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说着,诺雅把西蒙抱的更紧了。

两人就这么在床上睡了一天,除了偶尔换个姿势以外,连口饭也没吃,一直到了晚上诺雅才头重脚轻的起来跟西蒙吃了顿晚餐。

吃完后,西蒙陪着她坐着子爵座驾回到了拉斐尔家族,顺便去看望了一下拉斐尔……伯父,这个称呼可真是让他感觉无比的别扭,却又不得不叫。

拉斐尔也瞧出了西蒙一脸古怪模样,开怀的大笑了几声,在暗月谷的时候他见到西蒙都隐隐的感觉矮上一截,现在辈分摆在了台面上。

甭管西蒙实力再强,势力再大,见到了他,那也得弯腰行礼叫一声拉斐尔伯父。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从拉斐尔家族出来的时候皎月已经悬空,今晚夜色不错,雪下了一天一夜,终于打算消停一会儿了。

然后他直接去了训练的营地。

查尔斯从帐篷中出来迎接,神色之中有着掩盖不住的疲惫。

西蒙上前一步给了兄弟一个熊抱,道:“辛苦了,进去再说吧。”

“是,子爵大人。”

查尔斯和西蒙一起走进了帐篷,相对而坐。

西蒙率先开口道:“后续的预备军后续召集的怎么样?”

“不太顺利,入冬后没粮的,或者粮食不够的人,几乎都来参加了预备军,毕竟我们提供的食物还是上得了台面的。只是后续征召仅仅只是用食物效果就不大了。”

查尔斯如实汇报道,剩下没有应召的大多都是平民,他们中大部分都不缺吃的,而上战场要面临的生死不知,显然使得很多平民感到恐惧。

“需要强召么?”

“暂时先不要强召。”

西蒙通过明星引发社交媒体关注才是目的。明星斗秀的名利场摇头道:“我要的不是一批随时可能松垮的预备军,他们不仅要训练有素,纪律更要严明,我会抽时间在骑士团原本纪律的基础上进行更改。然后由你来实行下去,看实行效果后再酌情改正。”

西蒙知道他们首先第一个敌人是谁,非大王子摩萨莫属。

摩萨的个人实力其实用不着多说,他是帝国大王子,拥有最好的资源和天赋,同时也非常非常努力刻苦!

在资源和刻苦的叠加之下,摩萨即便是魔武双修,两者却都达到了极高的层次,似乎在其身上,根本就没有贪多嚼不烂之说。

下属的第一王子近卫军,整体实力同样不可小觑,如果预备军现在不在各方面下足苦功夫,等到战场对阵之时,死伤将会无法预估。

没有纪律,一旦乱了,哪怕西蒙指挥才能再强,也无力回天。

至于南境骑士团,不到关键的时刻,决不能轻易的出手。

毕竟王都守备军和皇家骑士团都在那摆着呢,一开始他们必须瞻前顾后一些。

可使用奴隶和平民建立的预备军,也就等于让摩萨没有了调集帝国重器的理由。当然了,摩萨本身的性格,也绝不会调集皇家骑士团来对付一群奴隶和平民,因为那比杀了他更难受!

王者都有着自己的傲气,而摩萨的傲气西蒙再了解不过。

“对了,还有你不用事事亲为,我等下会去找一下殿下,让她把钢铁骑士团的瓦雷诺以及加拉赫叫来配合你,现在人数越来越多,单靠我们太勉强了。”

西蒙可不想把手下的代言人给累倒了。

毕竟他信得过的也就这么几个人,近卫帕里斯现在一般都呆在王女的宫殿,兰伯特最近则守在伊芙琳身边。

西蒙不管有没有危险发生的迹象,反正回到了要塞,他总要把信任的一个手下安排到妹妹身边,以防有意外发生。

他的记忆有时也不能完全确信,再说这次轮回已经颠覆了从前的所有经历,乃是全新的一次轮回,他必须要小心一些。

等意外发生了再去追悔莫及,不是他的风格。

“谢子爵大人体谅。”查尔斯后撤一步,郑重的敬了个骑士礼。

西蒙笑着拍了拍男爵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这个时代有太多的贵族只看重结果,而忽略过程,只要结果稍有不满,就会把全部怪罪到执行者的头上。

西蒙可不会干那种愚蠢之事,他很清楚身边之人的能力,也知道他们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必要的时候给出理解,是一个领导者应该做的。

也是一个合格上位者的基本功。

他刚走出预备军营地,突然艾西小侍女出现在了前方。

西蒙迎上去道:“怎么了?来给我送酒的么?”

“哼。”

艾西不冷不热的道:“殿下紧急找你有事,要是办得好,酒肯定少不了你的。”

南境,雪莱家族中。

时间已至正午,西蒙依旧在床上躺着,诺雅还没有醒,正静静的趴在他身上不放手,他这也不好把人推开,只能继续享受着美人在怀的感觉。

今天他正好也没什么事,等下起床了就陪着诺雅浪漫一把,只是该怎么让浪漫中透露着惊喜,他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毕竟诺雅心中想要的,他大概能够知道一二,虽然他不可能把心思都放在诺雅的身上,但抽出这么一天陪陪她还是可以的。

“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么?”

诺雅突然开口道。

“你想要听承诺?”西蒙摸着对方柔顺的长发,直接问道。他不喜欢随意承诺,也许是“以前”做骑士做久了吧,习惯也不是一时想改就能够改过来的。

“你在给人承诺之前,都会多余的问一下么?”

诺雅扬起下巴,看向了近在咫尺的西蒙,眼神中微微透露着不满。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对你的承诺,一定言出必行,所以我需要知道你想要什么。”

西蒙认真的道,他是真的不想猜测无邪的贵族小姐此时此刻的心中正在想些什么,猜对了理所应当。

猜错了,那可就……

“哼。”

诺雅动了动身体,换了个姿势,趴在了西蒙的另一边,瞬间感觉舒服多了。

“你连我要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这么把我睡了,你要赔偿我。”

“嗯,你说,我听着。”

西蒙活动了一下脖子,他的左半边身体都被诺雅压的有点麻麻的,大半夜加半天的时间都保持着一个姿势,足以让气血不足的他身体微微僵硬。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说着,诺雅把西蒙抱的更紧了。

两人就这么在床上睡了一天,除了偶尔换个姿势以外,连口饭也没吃,一直到了晚上诺雅才头重脚轻的起来跟西蒙吃了顿晚餐。

吃完后,西蒙陪着她坐着子爵座驾回到了拉斐尔家族,顺便去看望了一下拉斐尔……伯父,这个称呼可真是让他感觉无比的别扭,却又不得不叫。

拉斐尔也瞧出了西蒙一脸古怪模样,开怀的大笑了几声,在暗月谷的时候他见到西蒙都隐隐的感觉矮上一截,现在辈分摆在了台面上。

甭管西蒙实力再强,势力再大,见到了他,那也得弯腰行礼叫一声拉斐尔伯父。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从拉斐尔家族出来的时候皎月已经悬空,今晚夜色不错,雪下了一天一夜,终于打算消停一会儿了。

然后他直接去了训练的营地。

查尔斯从帐篷中出来迎接,神色之中有着掩盖不住的疲惫。

西蒙上前一步给了兄弟一个熊抱,道:“辛苦了,进去再说吧。”

“是,子爵大人。”

查尔斯和西蒙一起走进了帐篷,相对而坐。

西蒙率先开口道:“后续的预备军后续召集的怎么样?”

“不太顺利,入冬后没粮的,或者粮食不够的人,几乎都来参加了预备军,毕竟我们提供的食物还是上得了台面的。只是后续征召仅仅只是用食物效果就不大了。”

查尔斯如实汇报道,剩下没有应召的大多都是平民,他们中大部分都不缺吃的,而上战场要面临的生死不知,显然使得很多平民感到恐惧。

“需要强召么?”

“暂时先不要强召。”

西蒙摇头道:“我要的不是一批随时可能松垮的预备军,他们不仅要训练有素,纪律更要严明,我会抽时间在骑士团原本纪律的基础上进行更改。然后由你来实行下去,看实行效果后再酌情改正。”

西蒙知道他们首先第一个敌人是谁,非大王子摩萨莫属。

摩萨的个人实力其实用不着多说,他是帝国大王子,拥有最好的资源和天赋,同时也非常非常努力刻苦!

在资源和刻苦的叠加之下,摩萨即便是魔武双修,两者却都达到了极高的层次,似乎在其身上,根本就没有贪多嚼不烂之说。

下属的第一王子近卫军,整体实力同样不可小觑,如果预备军现在不在各方面下足苦功夫,等到战场对阵之时,死伤将会无法预估。

没有纪律,一旦乱了,哪怕西蒙指挥才能再强,也无力回天。

至于南境骑士团,不到关键的时刻,决不能轻易的出手。

毕竟王都守备军和皇家骑士团都在那摆着呢,一开始他们必须瞻前顾后一些。

可使用奴隶和平民建立的预备军,也就等于让摩萨没有了调集帝国重器的理由。当然了,摩萨本身的性格,也绝不会调集皇家骑士团来对付一群奴隶和平民,因为那比杀了他更难受!

王者都有着自己的傲气,而摩萨的傲气西蒙再了解不过。

“对了,还有你不用事事亲为,我等下会去找一下殿下,让她把钢铁骑士团的瓦雷诺以及加拉赫叫来配合你,现在人数越来越多,单靠我们太勉强了。”

西蒙可不想把手下的代言人给累倒了。

毕竟他信得过的也就这么几个人,近卫帕里斯现在一般都呆在王女的宫殿,兰伯特最近则守在伊芙琳身边。

西蒙不管有没有危险发生的迹象,反正回到了要塞,他总要把信任的一个手下安排到妹妹身边,以防有意外发生。

他的记忆有时也不能完全确信,再说这次轮回已经颠覆了从前的所有经历,乃是全新的一次轮回,他必须要小心一些。

等意外发生了再去追悔莫及,不是他的风格。

“谢子爵大人体谅。”查尔斯后撤一步,郑重的敬了个骑士礼。

西蒙笑着拍了拍男爵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这个时代有太多的贵族只看重结果,而忽略过程,只要结果稍有不满,就会把全部怪罪到执行者的头上。

西蒙可不会干那种愚蠢之事,他很清楚身边之人的能力,也知道他们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必要的时候给出理解,是一个领导者应该做的。

也是一个合格上位者的基本功。

他刚走出预备军营地,突然艾西小侍女出现在了前方。

西蒙迎上去道:“怎么了?来给我送酒的么?”

“哼。”

艾西不冷不热的道:“殿下紧急找你有事,要是办得好,酒肯定少不了你的。”

焦作治疗白癜风
普洱治疗白癜风方法
吉首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快女18强大春子向全球网友征婚节能

下一篇:小戏骨10岁演白娘子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