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我家凤灵不靠谱第一百三十章劝人难劝己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31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我家凤灵不靠谱 第一百三十章 劝人难劝己

深夜,两个女孩对峙着,一个身着高中校服手里提着一把大砍刀,一个身着运动服手里却是一支耀目的彼岸花。

躲在路小暖身后的女孩惊呆的看着这一幕,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忽然她尖叫一声:“啊,救命啊!”一溜烟的跑了。

路小暖摇头,她不就是变出来了一朵花吗?你当成魔术看不就好了,何必这么害怕呢!

“你是谁?”身穿校服的女生脸上带着清纯的颜色,只是她的眼中恨意浓浓,看上去恨不得将路小暖拆吃入腹。

这些日子路小暖见识的妖魔也不少了,此时看到这么一个清纯的女生却摆出一副恶相顿时在心里叹了两声可惜。比如排名第一的远洋一方好好一个女孩子偏偏拿个砍刀,一脸凶恶,白白浪费了一张漂亮脸蛋。

“我是谁你不用管,总之今天不会让你杀人。”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女生举刀向路小暖砍过来。

路小暖微微侧身躲开她的砍刀,足尖点地已退出数步远,左手一挥曼珠沙华化作无数飞针将女生团团围住。

女生毕竟战斗经验太少,只会拿着砍刀左砍右劈,可那些飞针岂是这砍刀能砍中的,不消片刻女生已经力竭,可那些飞针却丝毫没有减少,反倒越聚越密,渐渐的只能看到一团红光耀目,至于女生的身形竟是一点也看不出了。

路小暖无聊的靠在一棵树上,心里还在想着白凤祈,心说这混蛋一去不回不会是准备和七善私奔吧?呸呸呸,说什么呢,乌鸦嘴!

女生被一根又一根的红针团团围住,那些针也不攻击就是静静的浮在空中,以一根根的尖刺对着她,让她想动也不敢动。一砍刀砍上去,红针分毫未动,她手中的砍刀却出现了数个小豁口。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女生渐渐的由盛怒变成了不知所措。那些针越凑越近,渐渐的她甚至都不能动弹了,女生彻底惊慌了:“不要啊,不要再靠近了!啊。好疼啊!救命啊!”

路小暖正发呆被这一声尖叫惊醒,连忙抬了抬手,红针退回来了一些。她又不想杀人可不能就这样让这个年轻的生命陨落了。

女生看着红针给她腾出一米的距离,她惊慌的蹲了下来,手臂上已经被红针扎了几下。但是并没有出血:“你……你想干什么?”

路小暖才奇怪呢,你一个好好的高中生不上学大半夜的追杀人玩,还问她想做什么,她当然是想拯救你了!

“你想干什么!这么晚了不好好在家休息为什么半夜杀人?好玩吗?”

“我……我不是故意的,都是她的错,是她抢了我的男朋友!我恨她才会想吓唬吓唬她的!”女生哭的梨花带雨,一把鼻涕一把泪。

路小暖看得于心不忍,但是转念一想男朋友被抢了就能杀人吗?这是什么逻辑!

她的男朋友还被人抢了呢,抢人的还是她的祖宗,你倒是可以提刀砍人。她可怎么办,总不能挖了祖宗的坟吧!当然七善还没入土,她也可以提刀砍人,可是她现在不是打不过七善吗!

路小暖的思维有点混乱,想劝一劝女孩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蹲下来说:“如果能被抢走只能说明他不值得你爱,你为了他的执着在他看来也许只是一个笑话,既然如此又何必为了一个不珍惜你的人来难为自己呢。人生那么短,感情却那么长,生命是追不上感情的。所以干脆不要追了吧,好好珍惜你自己,等将来再遇到对的人,才能勇敢的去爱。”她说完起身走了。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拐角,漫天的红针转眼化作一抹流光追随她而去。

女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片刻,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股黑气从女孩的体内蒸腾而起,渐渐消散在黑夜之中。

漆黑的小巷内。一双眼睛将一切收入眼底:“女人真是不坚定的动物,被人说两句就变了心意。”

“谁说的,明明路小暖就很坚定。”

杜明眉头皱了皱:“什么意思?”

“坚定的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杜明忽然很想剖开自己的心脏把盘踞在他心里的怨灵揪出来狠狠揍一顿。

路小暖虽走过拐角,女孩的哭声依旧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她听着觉得难过,干脆靠在墙壁上也哭了起来。

刚刚的话是说给女孩听的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可是要主动放弃一个人是多么的艰难,更何况那还是她的初恋。

“为什么又在哭?”白凤祈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传了过来。

路小暖迷茫的抬起头,眼前却是黑漆漆的模糊一片。

冰冷的手指抚过她的脸:“别哭了,不想看到你哭。”

“我喜欢哭,要你管!”整天抛下她不管现在倒是出来管的宽了。

白凤祈笑了笑,温柔的问:“你刚刚那些话什么意思,什么生命短感情长,什么对的错的,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原来他刚刚就在了?可是她怎么没发现?居然躲在暗处偷窥,真是可恶:“我才没有胡说八道,我是真的这样想的,如果你对不起我,我也没必要为你守身如玉不是吗?你有你喜欢的,我自然也有我喜欢的……”

白凤祈忽然将她拥进怀里:“别说了,我不想听。”

路小暖被他抱进怀里,只觉得一股血腥之气迎面扑来,她心中一惊,原本欲说的话又吞了回去,话锋一转问:“血腥味,你受伤了?”

“没有。是别人的。你不要动,让我好好抱抱你。”

路小暖僵着身子被他抱在怀里,今天的白凤祈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很久不见你,很想你。”白凤祈埋首在她的颈间:“抱着你,觉得安心。”

路小暖心里一软却是不悦的撇了撇嘴,心说你抱着我心安那干脆抱着我上战场啊!每天丢下我却和七善去冒险,真不知道究竟谁让你心安。

“破坏了我的计划,你们两个倒是很欢快啊。”一个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未完待续。)

乌兰察布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朔州白癜风治疗
茂名看白癜风去哪里

上一篇:你有钱吗节能

下一篇:马克思的一生节能

相关阅读